「就去,拆」

WS文学,不喜谨入

 

正如你们所知道的,在阅读本小说的过程中,你可能会体验到从毁三观、掉节操到心绞痛、双目失明的终极体验,所以我建议,如果你出现上述症状,请立即停止阅读,并且立即入院观察治疗。

1. 距离一个大日子还有23天的时间,我如同刚刚那啥过的小女孩计算经期一样期待着该来的惊喜到来。

当然这个惊喜绝对不是喜当爹的惊喜。

如果顺利的话,这个惊喜会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这么惊心动魄的惊喜了。

没错,我期待着23天之后经过这些努力的我,能够满怀信心的踏上考场。

 

2. 其实朋友之间的关系很有意思;一般关系的朋友探病时,说得都是“赶紧好起来啊”“注意多喝水啊”“记得按时吃药实在不行就去医院吧”这一类很动人的话。

但是关系很近的兄弟,探病时肯定说得是“你死定了”“这就是艾滋病的迹象”“死了以后把你的iphone给我”。

 

3. 众所周知的,本小说第一人妻树哥最近忙得很,最近一次一起搅基就是钢铁侠首映了,不过钢铁侠不是重点,而是他教会我们的道理:高富帅可以把好几亿一件的铁甲战衣炸成烟花只为博女一笑,而屌丝却只能为那一套战甲拼死批货。

当然了,我们今天要说的不是第一人妻主角,而是本书的第一人气主角奇哥。嗯,没错,奇哥又重新席卷了哈尔滨。

奇哥在回到哈尔滨的第一时间给我打了电话,于是为了庆祝他的回归,我们去准备去我家门口的一个小饭店,XX国际大酒店,吃个饭。

说这个饭店小,怎么个小呢?就是奇哥进去了,这家店就满了。

 

4. 我一边给饭桌上调戏服务员的奇哥倒水一边说着我最近上学的种种事情。

然后奇哥一脸苦逼的看着我,问我英语学得如何。

当时奇哥眼光中全是见义勇为的火花,我知道如果我说自己学的跟初中的水平一样的话,奇哥一定会奋不顾身的跳起来为民除害了。

“还行,全校能考到前两名吧,偶尔拿不下第一。”我紧紧握住了水壶,铁皮在灯光的映照下,明晃晃的寒光带来的安全感完胜我和奇哥十几年的感情。

奇哥说,哦。

奇哥又说,第二名和最后一名完全没有区别。

说罢奇哥咳了咳,一脸脱俗的模样准备给我上一课。

“比如,世界第一高峰是什么?”奇哥故意很大声的问道,旁边的服务员明显能够听到。

“珠穆拉马蜂。”我继续喝水。

“对的。”奇哥慈祥得笑了,继续说道:“那第二高峰呢?所……”

“乔戈里峰。”我继续喝水。

奇哥顿了顿,咬牙笑道:“那么第三高峰呢?所以吧……”

“干城章嘉峰吧?8586米那个。”我继续喝水。

服务员看着奇哥,奇哥看着我。

然后毫无征兆的奇哥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飞起一脚踹翻了我的椅子:“我操!吃我一脚!”

 

5. 我七零八落的躺在地上,奇哥重新平静如水,靠在凳子上缓缓道:“所以,男人如果不做到最好就没有意义,第二名和最后一名完全没有区别,明白了?”

我鼻青脸肿的爬起来,继续喝水。

“别给兄弟们丢脸,学习不认真的话就没意思了。”奇哥看着陷入沉思的我,很满意的转过头去看晚霞来假装人生智者的形象。

其实我当时心里沉思的问题和学习完全没有关系。我只是在想,当时我要是这么一杯子砸下去,能判几年。

 

6. 不过奇哥有一点说得对,学习如果不认真的话,确实就没有意思了。

 

7. 我和很多人诉说过自己的梦想,考上师大,学葡萄牙语,然后留学到葡萄牙或者巴西,然后在那里住下,在海边买个房子,娶个外国美女,生活美满,仿佛一本传奇小说。

生活往往比小说还要复杂。

小说里最多就是有一个男主角有一个女主角,要不然就是男主角表现的是个傻逼都能看出来爱上了女主角而当事人就是傻逼到极点浑然不觉;要不然就是女主角和男主角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却发生了车祸、白血病、癌症或者丧尸传染病暴发。

都是一个模式。

可是生活就不一样了,它会用千姿百态的事情来充斥着你原本平静的一切。

 

8. 最开始知道师大不招三表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以为还是有希望的,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妈的我这是要没戏啊。

不过我从未放弃我的梦想,因为意淫却像贞操一样经常不攻自破,但是梦想总是像节操一样牢不可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